宇宙真的存在超自然力量吗?

2013-01-17 12:50:44   来源:凤凰科技   我要评论

1月17日消息, 国外媒体报道,几十年来有个问题一直未被解答:为什么超自然力量还没有被证明存在?科学家已经研究心理学长达几十年,无论是在实验室环境还是现实社会,科学界(以及大部分公众)仍无法证实这种心灵力量的存在。最近的一本书——《科学和超自然现象:怀疑论的倒塌》的作者克里斯·卡特(Chris Carter)坚称超自然力量仍未被证明的原因是科学家并没有意识到这项研究的重要性,或者拒绝认真对待,因为“很明显科学家认为超心灵学非常荒谬。”这便是怀疑论者和科学家存在的普遍现状:它们拒绝承认超自然现象的存在(灵媒能力、鬼魂等),因为这将从某种程度上挑战或者“打乱”他们的世界观。

外星人与UFO_中国IT在线 OK165.com

外星人与UFO

怀疑论者和科学家无论从个人角度还是专业角度都积极努力的维护科学的现状,从心理上无法忍受他们是错误的这一可能。这也导致了思想保守的拒绝接受甚至认真的检测这些超自然现象或存在的证据。但这是否就是真实情况?科学家是否忽略那些挑战主导性科研观点的证据?以下是几个近期的例子。

心灵力量

2011年在科学期刊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声称发现了心灵力量,诸如超感觉力(ESP),存在的充分证据。这篇由美国康奈尔大学的达里尔·J·本姆(Daryl J. Bem)教授写的文章发表在《个性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它因其暗示意义而迅速的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也即心灵力量从科学上被证明存在了。

本姆声称ESP存在的证据并没被嘲笑或者忽略,相反科研学者开始认真的思考并进行测试。可复制性是有效的科研的里程碑——如果这项发现是正确且精确的,那么,其它人应该能够重复进行这项实验。否则实验结果很可能只是因为正常和预计的统计变异和错误所致。如果其它实验者利用相同的技术无法获得相同的结果,那么,它往往意味着最初的研究在某个或多个方面存在问题。

一组科研人员精确地复制了本姆的最终实验,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心灵力量存在的证据。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期刊《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上。与卡特预言的怀疑论者倾向于怀疑超自然力量的研究或者拒绝对待这类研究有所不同,本姆承认这项发现的确不支持他的结论,并写到这些研究学者“做了最大的努力复制我在预知问题上的实验结果之一。”

第二年又有一组科学家试图复制本姆的ESP实验,他们再一次没有发现心灵力量存在的证据。这片名为《纠正过去:复制PSI的失败》的文章发表在《个性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

爱因斯坦的错误?

2011年9月,有消息称意大利物理学家已经测量到粒子的速度超过了光速。实验中的中微子只略微的超过了光速一点点——60纳秒——一旦证实,它将推翻有关物理学基本定律。

问题便是:这项发现是否可以在重复性实验中站得住脚?研究学者是否证明了爱因斯坦有关光速的理论是错误的?

科学界对这个推翻物理学基本定律的发现是什么反应呢?他们并没有忽略这项结果,希望这种不相符的事实会消失;他们也没有将这些科学家标榜为骗子;他们没有叫嚷着“这纯粹是异端邪说,这不可能是正确的!”相反,他们做了所有科学家面对这样反差证据应有的反应:他们仔细的研究了这项实验以确保所有的结果都是有效的,并试图复制这项实验。随后证明这种异常是由至少两种测量错误导致的,可能还包括使用了一个较松的电缆:也即这个实验是有缺陷的。

科学家并没有一味的接受这个结论,这并不是因为承认爱因斯坦是错误的会导致精神崩溃,或者导致他们整个世界观坍塌,亦或者他们必须承认科学并不能解释一切。科学家对该研究表示怀疑是因为最新的研究与之前的实验有矛盾,这也是科学要进行的事:当你进行一项研究或者实验——尤其是它的结果与之前的结论相冲突时,在接受这个结果前你必须认真的研究和质疑它。

在科学界,那些对主导性理论持怀疑态度的人会受到奖励而非惩罚。反证爱因斯坦最著名的预测之一(或者证明心灵力量的存在)至少会为那些持异议的科学家在历史书上赢得一席之位,如果不能获得诺贝尔奖的话。

同样的模式也存在于其它未经解释的领域。比如很多科学家致力于分析神秘动物,诸如大脚怪和山羊吸血怪卓帕卡布拉的所谓的毛发。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去年搜集了所谓大脚怪的毛发样本进行可能的基因鉴定:基因学家布赖恩·塞克斯(Bryan Sykes)进行了DNA分析并打算将它的结果发表在同行审阅的科研期刊上。

科研盲点还是缺少证据?

心灵力量、大脚怪、鬼魂和其它现象没有被科学界接受的原因仅仅是缺少充足的证据——并不是科学家没有检测这些证据。更充分的证据才会有更好的研究,正如一名著名的大脚怪研究学者、英国灵长类动物学家约翰·纳皮尔(John Napier)所说的:“科学界并不缺少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科学家选择去调查那些更有可能的研究,这不足为奇。”心灵力量存在的证据,和其它证据一样,因为自身的特点而成立或不成立。因此,没有理由声称科学家害怕面对未知,或者害怕去进一步了解我们所处在的世界。(编译/严炎刘星)